企业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18789003745

郎酒为何豪投200亿元建造庄园

时间:2021-05-28 14:40 阅读:965

    前序:四川与贵州交界的二郎小镇,如今正变成一座美丽的郎酒庄园,白酒爱好者的向往之地。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对郎酒庄园核心价值的表达很简洁:敬畏自然,崇尚科学,酿造好酒。在他的谋划里,郎酒庄园要用品质、品牌、品味塑造出其灵魂。他的目标很简单:坚守、壮大、长跑,长期主义、品质主义、行稳致远,打造一个傲立东方的世界级白酒庄园。

  改革创新 郎酒华丽蜕变

  1992年是汪俊林事业的第一个转折点,他来到了泸州制药厂担任厂长,这个即将倒闭的国企被他拯救了过来。此后,汪俊林带领公司不断创新,1997年,他将原先的泸州制药厂打造成了宝光企业,并成为了当时的纳税大户。2001年,郎酒开始改制,全年亏损达到1.5亿元。而当时,汪俊林的宝光药业销售额不到5000万元,资产也不足1亿元,但他却看中了郎酒的未来发展前景,打算将之收购。于是,2002年收购郎酒则是汪俊林事业的第二个转折点。

  郎酒虽然负债十几亿元,但其净资产超过6亿元。但当时很多人都不看好身家不足1亿元的汪俊林,冒险用5亿元收购负债的郎酒。汪俊林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在内部管理上采用多劳多得的管理模式,在产品端不断推出新产品,郎酒逐渐扭亏为盈。

  打造世界级的白酒庄园是郎酒早就规划好的发展路线。从2008年起,郎酒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提升产品品质、改进生产环节、改进储存老熟环节,以“生长养藏”为脉络,打造世界级酒庄为载体,塑造世界级产品青花郎,同时也意味着中国酒业回归品质竞争。郎酒庄园的惊艳“出世”,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十几年前中国白酒金三角“名酒名镇”规划建设之时,打造世界级酒庄的构想已在汪俊林的脑海中生根发芽,让其郎酒品质战略更具诚意和匠心。

  经过十几年的不懈努力,汪俊林使郎酒华丽蜕变,年营业额达上百亿。品质追求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世界范围内,顶级庄园酒历来是顶级酒的代表,也意味着品质的保证。为了酿出更好的酱香郎酒,投入资产打造郎酒庄园,该项目将把一个杂乱无章的二郎镇变成一个宏伟而优美的白酒爱好者的向往之地。其中有世界顶级酱酒的风味,有与众不同的洞藏陈香味,以及难得的回甜味和花果的味道,更有时间的味道。

  建造庄园 以时间换品质

  郎酒庄园的基础建设目前已完成60%,已构建起以 “生态、酿造、储存、品控、体验”为支撑的五大体系,从提出到完成历时13年,预计在2023年全面完工。

  郎酒最大的手笔是投资200亿元建设的郎酒庄园,建造了全球规模最大的天然藏酒洞群(天宝洞、地宝洞、仁和洞)、万只储酒陶坛的庄园标志性建筑的金樽堡、储酒万吨的露天储酒库的十里香广场、市值千亿元的高山储酒峡谷的千忆回香谷、庄园最佳观景点的问天台等板块,各自承担着不同阶段的酒体陈化老熟功能。

  郎酒为什么要投入200亿元建庄园?汪俊林的答案是:建一座庄园,一切只为做好一瓶酒。他认为,一切都根据和围绕提升酱香白酒的生产及储存品质而做,郎酒有信心、有能力、有实力做出好的酱香老酒,做好酒是郎酒人真正的追求。

  今年3月,汪俊林宣布郎酒庄园与世界级酒庄同行,青花郎战略定位升级为“赤水河左岸 庄园酱酒”,这意味着依托对标世界顶级酒庄打造的郎酒庄园,青花郎正式迈入“庄园酱酒”时代。从青花郎战略升级为“庄园酱酒”来看,汪俊林新战略“在两大酱香的基础上,成为与茅台各有特色的酱香”,并已在郎酒庄园这一核心载体的布局下逐步实现。去年底,郎酒宣告50亿元的投资、历时8年打造、年产2万吨酱香白酒的吴家沟生态酿酒区正式投产,加上原有的3万吨产能,郎酒每年的酱香白酒产能达到5万吨。

  汪俊林的意图不在于短期内进行收入规模和市场份额的扩张,而在于增强储藏能力。他早已宣布,酱香郎酒的销售是控量的,2020年郎酒酱香酒限量1万吨,以后每年只增加1000吨。存新酒,卖老酒,用时间换品质。在原酒品质保持不变,甚至在科技辅助下逐年略有提高的基础上,储存的时间越长,基酒的品质就越好,价值就越高。而建造郎酒庄园,进行科技研发,广纳人才智谏,郎酒的每一次行动,都在为品质赋能。

  在郎酒人心中,品质早已入魂。汪俊林强调:“不要忽视品质,不要编织概念和情怀,不要空谈文化。”在他看来,时间和行动会证明文化是做出来的,把品质做到极致,是郎酒人的文化。中国酒业协会名誉理事长王延才就认为,产区建设将是白酒产业未来的重中之重,而白酒酒庄模式将是产区建设最重要的抓手,郎酒庄园将成为助力郎酒高质量发展的关键,赢得品牌在市场层面的认同。

  三品战略 定位转向高端

  值得注意的是,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首届郎酒庄园三品节”上,郎酒为企业的贡献者举行了盛大的颁奖典礼,颁发了384个奖项,所有为郎酒品质、品牌、品味努力的人都是美丽郎酒的建设者,看得出郎酒对每一个建设者的重视,更看得出郎酒作为长期主义者的坚持与信念。

  为了酿造一瓶好酒,郎酒搭建了一个如此复杂和庞大的体系:从自主研发郎酒专属米红粱,到提升瓶身标贴印刷技术,再到庄园的全面建造等等。单项奖励金额从数万元至200万元不等,384个奖项涵盖了郎酒研发体系、生产体系、基础建设、人才建设、配套厂、服务体系、郎酒工匠等。

  汪俊林在三品节上分享,“几天前我与一位做奢侈品的大佬请教‘什么是奢侈品’时,他告诉我两点:一是奢侈品与金钱无关;二是与快乐、自信、信仰有关。”在他眼里,庄园酱酒正在向奢侈品学习。他提倡“将极致品质的基因注入郎酒人的血液”,他让人们看到郎酒的热情与决心,所打造的庄园酱酒,以“让每一瓶郎酒赋予快乐的生活”为追求,自带奢侈品基因,更具未来发展潜力。

  他坦言,“酿酒,谁都会,而酿好酒,部分人会坚持。郎酒庄园是郎酒品质、品牌、品味的核心载体,郎酒与其他酱香品牌相同的是酱香,不同的是每一滴郎酒里有庄园的味道、郎酒人的信仰、中国郎的气度。把美好生活与快乐、艺术、信仰酿进酒里,这是郎酒始终坚持的目标和努力的方向。”

  郎酒“做好酒”的秘诀,就是“生、长、养、藏”,而庄园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个秘诀获得一体化的落实,郎酒量身打造了一个新的高粱品种,把酱香酒的主要原料糯红高粱的支链淀粉含量在总淀粉含量中的比例从98%提高到接近100%。这两个百分点的提升,带来了郎酒品质的改善。汪俊林希望郎酒体现一种百年老店的精神,之所以建设郎酒庄园,是想塑造持续的、摆脱具体历史环境约束的生产能力,把郎酒留给后世,让泽及周边百姓的“正外部性”绵延接续。

  同样,在他看来,上市和成立品质研究院其实是在做同一件事,即提高酒的品质。作为引入社会监督机制的最高效的办法,上市会让企业变得透明开放,对消费者更负责任,归根到底就是做出更好的酒。

  随着三品战略与郎酒庄园的共同推动,奠定了郎酒在今日中国白酒行业的地位,也为其开辟了新的跑道,为未来的发展输入动力。

  长期主义 坚守高端品质

  在去年的小郎酒2020年核心经销商沟通会上,汪俊林就要求小郎酒坚持革命与重树,抓牢长期主义和聚焦发展,再来一次四渡赤水。其实,郎酒正从“四川郎”到“中国郎”“世界郎”的华丽转身。

  “依托高品质发展路径,郎酒一定能实现三大目标,与赤水河对岸的茅台共同做大高端酱酒,把郎酒庄园打造成为白酒爱好者的圣地、世界级庄园。”汪俊林认为,郎酒在按照奢侈品的模式发展,美好的东西永远不缺消费者,不论任何产品,品质永远是第一位。

  值得关注的是,如今的郎酒与过去一些稍显激进的发展策略不同,选择了“慢下来”的打法,坚持一慢两快,慢销售、快生产、快储存,推动企业进入发展的快车道,并坚持长期主义战略,追求品质,为郎酒长跑蓄能。

  产量是决定酱酒企业能走多远的关键因素。由于顶级酱酒酿造资源的局限性,赤水河流域的酱酒产能将长期限制在每年20万吨左右,加上酱酒对储存年限有要求,谁的老酒多、产能大、基酒存放时间长,谁就能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取得先机和优势。

  业内认为,品质酱酒成为热门选择,红花郎多个省份卖到断货并不是偶然,背后是郎酒开启对酱酒高端品质长期主义坚守的必然结果。诞生18年,红花郎的酒体品质、包装设计都多次迭代升级,红花郎作为国民级别的酱酒品牌,长期引领次高端酱酒市场,这就是郎酒的长期主义。

  值得关注的是,郎酒以“慢销售”的方式,严控酱酒年销量,2020年之后,郎酒的酱香产品每年增加的销量不超过1000吨。

  新局势里,汪俊林复盘指引郎酒的未来路径。他的郎酒目标很清晰:首先,到2025年,至少要有500亿元销售额,并且价格和品质要居于行业前茅,在白酒行业占有重要地位;其次,与茅台各具特色,共同做大高端酱香酒,浓酱兼香型产品要成为大众热爱的产品;最后,郎酒庄园成为世界级庄园。

  坚守是壮大与长跑的基础,时代已不是过去那个时代,但郎酒仍然是那个郎酒,没有迷失自己。郎酒看清楚了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叶歌观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