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18789003745

天洋系“遗产”:败走舍得酒业之后,将何去何从

时间:2021-06-03 11:03 阅读:940

5月27日,舍得酒业公告称,收到上市公司三名董事以及三名监事的书面辞职报告,其中两名天洋系高管因个人原因辞职,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此次人事变动消息被外界解读为复星系接掌舍得酒业后将加大管控的信号。  

天洋系由周政、周金兄妹于1993年创立于青岛,发家于电器百货,后在世纪初进入房地产行业。2015年,天洋系通过入主舍得酒业控股股东取得舍得酒业控制权,引发资本市场对其关注。加上于2013年收购的港股上市公司梦东方,A+H股双资本平台运作一度成为天洋对外宣传的名片。  

天洋系入主之后,舍得酒业一度与其关系密切,先后两次向周政亲属旗下的置业公司租赁办公楼,耗资逾8300万元。天洋系企业对外签订合同时,舍得酒也曾被用作与现金等价的支付手段。  

早年成功开发天洋城、天洋城4代等项目后,天洋系近年投入颇多的为天洋创新中心以及房山超级蜂巢两大项目。但在扩张增大资金需求以及政策、市场形势变化等因素影响下,天洋系资金问题最终爆发。2020年8月,舍得酒业披露称天洋控股存在资金占用情形,截至当时尚未归还资金约4.75亿元。  

今年1月,天洋系所持舍得酒业控股股东股权被司法拍卖,并由复星系竞得。败走舍得酒业后,天洋系旗下数项资产亦面临被拍卖。  

5月27日,房山超级蜂巢项目以22.39亿元底价登上司法拍卖平台,历时一天最终首拍流拍。另一项目天洋创新中心的建设公司已被包括天洋控股在内的数家企业申请破产。  

昔日资产分崩离析之外,天洋系或还面临其他危机。  

据舍得酒业去年12月公告,遂宁市公安局在侦办舍得酒业原董事长刘力等人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案中,发现舍得酒业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利用与舍得酒业合作对外投资方式占用公司资金等犯罪线索,相关犯罪事实公安局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舍得“切割”  

舍得酒业日前的一次人事变动,让已翻篇的前东家天洋系重回外界视野。  

5月27日晚间,舍得酒业公告称,收到上市公司三名董事余东、杨平、任俐霞以及三名监事李健、刘紫越、邱明的书面辞职报告。其中任俐霞与李健因个人原因辞职,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另外四名高管将继续担任上市公司其他职务。  

将彻底离开舍得酒业的李健与任俐霞均为天洋系背景,二人分别于2018年8月、2020年10月加入舍得酒业。据上市公司公告,李健时任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风控中心副总经理,任俐霞时任梦东方集团有限公司财务管理中心总经理、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财务部总监。  

另外四名仍将留任舍得酒业的高管中,2020年9月加入的邱明曾为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并购经理、董事长秘书、总裁办副主任,余东、杨平与刘紫越三人则无天洋系背景。  

此次人事变动消息被外界解读为复星系接掌舍得酒业后或将加大管控的信号。就此,舍得酒业董事长张树平在5月28日的业绩说明会上表示,此次董监事辞职属于正常调整,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没有影响,公司将按照相关程序抓紧补选新的董事和监事。舍得酒业董秘张伟亦称:“人事地震说法不成立。”  

对于已进入复星时代的舍得酒业而言,未来而非过去或是其更乐意谈起的话题。在业绩说明会上,包括董事长张树平在内的高管介绍了舍得酒业的品牌战略、产品体系,也提到了邀请主播薇娅直播带货。张树平强调,公司坚守打造舍得浓香老酒第一品牌的战略重心不会调整。  

因2020年8月曝光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这一行径,天洋系一度给舍得酒业带来动荡。舍得酒业2020年8月下旬发布提示性公告,称经自查发现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存在通过四川省蓬溪县蓬山酒业有限公司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  

这一资金占用事项后被披露始于2019年1月,其中2019年度发生金额约为21.6亿元,2020年起至当年8月发生金额约为18.5亿元。截至舍得酒业2020年8月发布公告,上市公司尚未收回资金约4.75亿元(本金4.4亿元,利息0.35亿元)。  

天洋控股资金占用的手法并不复杂,据披露系由舍得酒业通过全资子公司四川沱牌舍得营销有限公司将资金通过蓬山酒业转款至沱牌舍得集团;或通过蓬山酒业,然后由蓬山酒业转给三河玉液商贸有限公司,再转款至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  

而在资金占用被披露之前,天洋控股2019年年末就曾因未及时归还借款与沱牌舍得集团陷于诉讼。天洋系资金的紧张状况此前已有迹可循。  

贝壳财经记者留意到,天洋系企业对外签订合同时,舍得酒也曾被用作与现金等价的支付手段。  

河北省三河市人民法院去年12月作出的一则民事判决显示,北京一家印刷公司与三河东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印刷制作合同,制作天洋北京logo宣传物料,合同约定总价款的10%以抵酒(舍得)方式支付。后因三河东胜拖延、拒绝付款,该印刷公司提起诉讼。  

三河东胜为原天洋创新中心的建设项目公司。“强执(强制执行)也申请了,但是对方没钱那怎么办。”上述印刷公司负责人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三河市人民法院去年12月判决三河东胜向其公司支付印刷制作费用29.66万元,但这笔钱款至今未付。  

该公司负责人表示,其与天洋合作已十余年,天洋早年的天洋城、天洋城4代等项目印刷物料制作均由其公司负责,天洋方面亦按时付款,直至2020年上半年,天洋的付款状况出现异常,“一开始(天洋公司)没有及时去付,说公司现在没钱,再等等吧,后来弄得挺麻烦的”。  

股权与人事上的切割之外,舍得酒业目前在北京的办公场所仍位于天洋所开发的办公园区内。  

2020年3月,舍得酒业发布公告,其全资子公司四川沱牌舍得营销有限公司与北京运河壹号置业有限公司(“运河置业”)签订《天洋运河壹号项目租赁合同》,承租运河置业所拥有的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56号的天洋运河壹号项目F2栋,租赁期两年累计租金为4392.45万元,加上配套物业服务费用后交易总金额为5229.65万元。  

贝壳财经记者获悉,天洋运河壹号项目开发商为天洋控股,由16栋独栋办公楼宇组成,每栋均为地上三层、地下一层的院落。  

运河置业的法人代表周承孝为周政亲属。搬至天洋运河壹号之前,沱牌舍得营销公司租赁的办公楼置业公司亦由周承孝担任法定代表人。据舍得酒业2018年4月公告,营销公司拟承租北京北花园置业有限公司拥有的位于北京传媒时尚文化产业园(北区)F座写字楼一层大厅、102室、二层至六层及地下一层,租赁期两年累计租金为人民币3133.35万元。  

据此计算,天洋系入主之后,舍得酒业向其关联方仅租赁办公楼即耗费逾8300万元。  

天洋系退出之后,舍得酒业租赁天洋名下办公楼事项继续被外界关注。  

今年3月,舍得酒业通过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复称,公司目前仍承租天洋运河壹号F2栋办公楼,用于公司总部及营销中心集中办公,租赁期2年(即2020年5月1日起至2022年4月30日止),目前正常使用中。  

5月下旬,记者赴天洋运河壹号项目走访,该处办公楼可见“去天洋化”的迹象,园内数处“天洋·运河壹号”标识中的“天洋”二字均被遮挡。舍得酒业的F2栋全玻璃幕墙办公楼位于园区显眼处,正对园区门前的京通快速路。一楼保安表示,需与公司内部员工预约后入内。  

天洋控股工商资料中登记的地址位于园区的另一栋办公楼B1栋,此处没有明显的标志,仅门口处贴有一张2019年7月发布的要求员工佩戴工卡的通知,落款为天洋控股集团总裁办公室。记者尝试按门铃与拨打电话,均未有回应。园区保安表示,天洋控股所在的办公楼每日仍有人员进出。  

天洋创新中心与房山超级蜂巢项目前途未卜  

天洋系入主舍得酒业需追溯至2015年。其时天洋控股受让了射洪县人民政府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38.78%存量国有股权,并对沱牌舍得集团进行增资扩股,最终成为沱牌舍得集团持股70%的控股股东,射洪县人民政府持股30%。  

天洋系实际控制人周政在当年的签约仪式上曾表示,“我对沱牌舍得一见钟情,当即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重组”。  

天洋控股由周政、周金兄妹创立于1993年,最初的业务是在秦皇岛创办的音像服务,随后进入电器与百货行业。2001年,天洋正式进入房地产行业;2006年,天洋在北京成立天洋控股有限公司,开始集团化运营模式。  

贝壳财经此前曾报道,周政擅于融资手段,天洋控股入主舍得酒业的资金大半来自金融机构。据计算,天洋以受让股权及现金增资的方式合计耗资38.22亿元取得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这部分资金中的相当数量——23亿元的融资来源于建设银行。  

作为该笔融资的担保,天洋控股不仅出质了所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另将2016年-2020年在廊坊燕郊拟开发的4个房地产项目销售现金流作为补充担保。截至2020年9月天洋资金占用事项曝光,其尚欠建设银行12.90亿元贷款未归还。  

继在燕郊开发了天洋城、天洋城4代等项目后,天洋于2015年12月以超过20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原马来西亚成功大广场项目,并将之更名为天洋·燕郊创新中心。2019年12月,燕郊创新中心宣布对外开放。  

天洋系资金状况紧张的信号之一,即去年上半年其燕郊创新中心信托项目出现展期。  

2020年3月,杭州工商信托发布天洋燕郊创新中心1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展期临时信息披露报告。杭州工商信托2020年4月再度公告称,该项目借款人受区域政策性因素和此次疫情影响,向公司申请部分展期;该项目存续期内付息正常,借款人已累计归还本金11亿元,项目规模明显下降。  

据报道,天洋燕郊创新中心1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最早成立于2017年4月6日,总规模14亿元,期限3年,预期收益6.9%―7.6%,共分三期发行;天洋燕郊创新中心2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于2017年5月3日成立,信托规模高达34亿元,计划期限自成立之日起至2020年4月6日。优先级收益率5.321%/年,普通级收益率11.3%/年。  

天洋燕郊创新中心项目的建设单位为三河东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杭州工商信托经股权穿透后为三河东胜持股35.715%的股东,天洋系持有另外的64.285%。  

杭州工商信托与天洋系的交集并不止于燕郊创新中心这一项目,还涉及舍得酒业所租赁的天洋系办公楼运河壹号。  

杭州工商信托2015年1月的信息显示,其发行的中国特殊商业资产价值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三轮),商业标的项目为“天洋运河壹号项目”,募集规模4亿元,投资方式为受让租金受益权,通过租金受益权回购溢价为投资人获取回报。杭州工商信托曾在产品项目信息中介绍,作为交易对手集团公司的天洋集团实力雄厚,A+H股双资本运作平台,资本运作实力逐步加强。  

信托项目展期引发外界对于天洋系资金状况关注后,2020年4月下旬,燕郊创新中心项目更名为“北京LOGO”。前述负责制作该项目印刷品的企业负责人表示,项目目前处于停工状态。  

作为这一项目的建设单位,三河东胜频陷法律纠纷,并已被包括天洋控股在内的数家企业申请破产。  

除更名为北京LOGO的创新中心外,天洋近年另一重点项目为房山超级蜂巢。  

据天洋系上市公司梦东方(0593.HK)公告,超级蜂巢项目是当年房山区重点招商引资项目,位于北京市西南五环、六环之间。梦东方于2014年7月以33亿港元购得项目的北区、中区、南区三块土地,项目总土地面积约14.7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43.4万平方米,规划总楼面面积约32.2万平方米。  

梦东方2020年年报显示,受2017年下半年起楼市调控以及银行贷款政策调整等影响,房山超级蜂巢项目销售基本停滞,开发进度迟缓,项目运营举步维艰。目前该项目已售建筑面积为6.6万平方米,整体剩余可售体量约25.9万平米。  

超级蜂巢项目的运营公司为梦东方全资所有的北京天洋基业投资有限公司(“天洋基业”)。贝壳财经记者关注到,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3月的一则裁定,天洋基业曾拟以存在多笔到期债务无法清偿、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后在法院审查期间,天洋基业提出公司尚不具备破产原因,全部资产足以偿付负债,公司财产可通过司法拍卖等方式变现用以清偿债务,具备清偿能力,申请撤回了破产重整申请。  

据梦东方此前的披露,超级蜂巢项目用地数年前已因借款被抵押,且因天洋未能偿还借款而被估价拍卖。  

超级蜂巢项目的开发资金亦来源于金融机构。据悉,天洋基业与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于2017年1月订立贷款协议,恒丰银行向天洋基业授出定期贷款28亿元,为期五年,用于拨付天洋基业拥有的中国北京房山区一幅土地(即超级蜂巢项目所在地)的开发及建筑成本。房山土地则抵押予恒丰银行,作为偿还贷款的抵押品之一。2020年2月,该笔债权由恒丰银行转让予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山东金管”)。  

截至今年3月,天洋基业尚拖欠未偿还本金约25.1亿元及相应利息1.28亿元。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去年8月裁定山东金管有权通过拍卖或出售房山土地强制执行贷款的抵押品,并就销售或拍卖所得款项享有优先权。  

法院作出裁定后,天洋控股曾向法院申请禁止对房山项目土地的强制执行,并曾反对对该项目土地进行估值,但均被法院驳回。  

作为债权人的山东金管方面工作人员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对超级蜂巢项目进行拍卖系其作为地方AMC的常规处置方法,该项目从恒丰银行收购之后,因债务人无法偿还欠款,山东金管只能通过不良资产处置渠道司法拍卖抵押物。至于该项目是否可实现盈亏平衡,山东金管工作人员表示须看最终拍卖结果。  

5月27日,房山超级蜂巢项目以22.39亿元底价登上司法拍卖平台,历时一天最终首拍流拍。  

贝壳记者获悉,超级蜂巢项目承建方之一为江苏中南建筑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就该项目被拍卖是否会涉及工程款项拖欠问题,中南系上市公司中南建设(000961.SZ)近日回复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公司已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法院一审判决支持公司优先受偿权,目前事项在进一步审理中。  

舍得酒业已摘帽再出发 天洋系危机仍未终结  

天洋系整体债务危机中,最受关注的舍得酒业已实现翻篇。  

自去年8月天洋控股资金占用问题爆发后,舍得酒业在2020年9月被上交所实施其他风险警示。2021年1月,郭广昌旗下的豫园股份(600655.SH)通过司法拍卖以45.3亿元的价格竞得舍得酒业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从而间接控制舍得酒业1.01亿股股份(占总股本29.95%)。郭广昌成为舍得酒业实际控制人。  

2月上旬,舍得酒业公告称,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通过蓬山酒业公司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问题得到解决。5月19日,舍得酒业摘帽。  

市场对于舍得酒业的再出发反应热烈。5月19日复牌以来,舍得酒业股价持续拉升,数度创下新高。  

5月上旬,舍得酒业通过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正在加速融入复星生态体系,借助相关资源加速华东市场拓展。  

但对于天洋系来说,危机还未终结。  

2020年9月,舍得酒业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董事张绍平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调查,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被立案调查的三名高管中,刘力与张绍平均为天洋系背景。刘力于2017年5月进入舍得酒业董事会,时任天洋控股集团董事;张绍平于2020年2月进入舍得酒业董事会,时任天洋控股集团副总裁、兼梦东方副总裁,天融物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强则与天洋系无涉。  

2020年12月29日,舍得酒业再度公告称,收到遂宁市公安局《关于刘力等人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案侦查进展情况的通知》,该通知称公安局在侦办刘力等人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案中,发现舍得酒业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利用与舍得酒业合作对外投资方式占用公司资金等犯罪线索,相关犯罪事实公安局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舍得酒业称,其依据遂宁市公安局通知并结合公司前期自查情况,认为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涉嫌存在通过与上市公司合作成立天赢链(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方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  

天赢链保理成立于2018年,原为天洋系独资,后经增资由舍得酒业持股25%,沱牌舍得集团持股37%,天洋系持股38%。  

舍得酒业表示,天赢链保理原拟加强公司的应付账款的管理,减少流通环节中的资金占用,盘活公司可用资源,但截至目前天赢链保理均只与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发生保理业务,使得天赢链保理目前全部资金均被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使用。  

截至2020年11月19日,天赢链保理应收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的保理款余额约为4.05亿元。  

今年4月,天洋控股经由天赢链保理造成舍得酒业1亿元的实际损失已经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后发还给舍得酒业,舍得酒业称已收到该款项。  

至于天赢链保理案件后续进展,记者暂未能查询到相关资料。而天洋的北京LOGO与超级蜂巢两大项目,目前亦前景未明。  

起于青岛的天洋系,败走舍得酒业之后,仍能全身而退吗?

来源:新京报 | 作者:朱玥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