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18789003745

瑞幸咖啡内斗迷局:两任董事长暗战,疑因挖角不成引争端

时间:2021-01-08 10:28 阅读:555

瑞幸咖啡多位高管联名罢免董事长郭谨一事件在业内引起轰动,一边是多位高层联名“上书”称郭谨一能力不够,贪污腐败,对公司造成巨大隐患。另一边郭谨一又发布全员内部信称,该举报信由公司前高管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孰是孰非目前尚无定论。1月7日,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这场内斗,或许与陆正耀的创业项目要挖角有关。据了解,陆正耀正在操作共享空间的相关项目,有社交网络传出的聊天对话显示,陆正耀有意把瑞幸咖啡的技术团队挖过去。但这一操作,遭到郭谨一的制止,随后有了如今的“逼宫”大戏。

陆正耀挖角未果?

据了解,在离开瑞幸的日子里,陆正耀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准备再度创业,这一次创业的视角落在了共享空间项目上。

这类项目的操作手法是,为消费者提供一个面积5平方米左右的智能小房间,按照分钟收费,既可以当作客厅,必备的家具一应俱全,还可以改造成如自习室、会议室、贵宾洽谈区、茶室等场所。房间里有空调、WiFi、电视、桌游等,通过扫码进门的方式,消费者就可以拥有一个自己的独立空间。

但创业需要有人力、物力的支持。就像当初把神州系人马带到瑞幸一样,陆正耀想再度启用旧部。据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12月30日,瑞幸咖啡厦门总部的300多位员工收到一个通知,他们需要进行工作的“换签”,将劳务关系转换到陆正耀的新公司中。

从神州到瑞幸咖啡,还在一个控制人手中左右手转换,较为顺利。但从瑞幸咖啡再到陆正耀的创业项目,却并不简单。一方面,瑞幸咖啡在发展的过程中,吸收了很大一部分其他企业的优秀人才,陆正耀的号召力并不强。另一方面,从瑞幸去陆正耀的创业项目,相当于两个公司之间的跳槽,瑞幸已经不归属陆正耀,对此相当一部分人有顾虑。

上述人士称,在瑞幸咖啡厦门总部员工收到通知的同时,在瑞幸爆发财务危机后临危受命的郭谨一也收到了这一消息,并在2020年12月31日飞到厦门稳定军心。跨年日的一场谈话,也打乱了陆正耀挖角的计划,挖角并未成功。或许此时,郭谨一“得罪”了陆正耀。

郭谨一遭“逼宫”

2021年1月6日晚间,一封瑞幸咖啡多位高管联名的举报信在网络传播。举报信显示,瑞幸咖啡7位副总裁以及一些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集体请求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

联名信称,由于现任董事长和CEO郭谨一的无德无能,公司已到了存亡的边缘。郭谨一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舞弊,损害公司利益。为维护广大员工、消费者和投资人的利益,联名高管请求董事会和大股东立即罢免郭谨一的董事长和CEO职务,并尽快任命新的公司高级管理层。

但随后,郭谨一的一封全员内部信也流传开来。郭谨一称,举报信是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我个人已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对我进行调查,以还原事实真相。”瑞幸咖啡的内部人士也向新京报记者确认,高管联名的举报信以及郭谨一的全员内部信都属实,目前已经在内部调查阶段。

消息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1月3日,陆正耀等人组织起草了该份举报信,1月4日,这封举报信被送到董事会,董事会方面也开始着手调查。对于郭谨一在内部信中提到的部分员工被“裹挟签字”一事,消息人士称,从签字的高层中可以看到,相当一部分属于陆正耀的“旧部”,几位副总裁是分管各个大区的,下面签字的城市总经理,则属于这几位副总裁管理的。“分管领导一句话的事儿,你不签字,什么后果也能预想到。”该消息人士称。但这一说法,尚未得到瑞幸咖啡方面的确认。

上述消息人士还称,“里面的关系比较复杂,一些负责重要工作的高层并没有签字。”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瑞幸咖啡从东方航空挖角的副总裁吴刚,以及从麦当劳中国挖角的副总裁曹文宝均未签字,打造瑞幸咖啡营销体系的杨飞也没有签字。

有接近瑞幸咖啡的人士称,在业内看来,瑞幸咖啡目前可以说是存在三驾马车,第一驾马车是郭谨一,负责统筹全局;第二驾马车是曹文宝,负责整体的运营体系;第三驾马车就是杨飞,负责营销体系。这三条线也是瑞幸的生命线,缺一不可。后两位重要人士未签字,或许是并不认可陆正耀的这一方式。

瑞幸咖啡业绩有所恢复

瑞幸咖啡的高管内斗,让人们再次不免担心,瑞幸咖啡状况还好吗?

根据2020年12月24日瑞幸咖啡联合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的首份报告,瑞幸咖啡2020年未经审计的前三季度单季收入分别为5.65亿元、9.8亿元和11.45亿元,同比增长18.1%、49.9%和35.8%。有60%门店实现盈利,预计2020财年,公司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之间。

从报告看,瑞幸咖啡及联合清算人于2020年7月23日共同制定了新的业务计划草案,并在10月8日进一步修订。根据新方案,瑞幸咖啡的战略重点已经从快速扩展转为有针对性的扩张,以及提高盈利能力和现金流。瑞幸咖啡关闭了部分表现不佳的门店,同时新开部分门店,店面总数量较之前减少609家。前三季度新开张的门店数字分别为69家、134家和133家。而根据业务计划,到2023年,瑞幸咖啡希望拥有4800家到6900家自营店。

尽管瑞幸的开店速度较爆发财务造假丑闻之前有所下降,门店数量也有所减少,但是业绩已在正向提升。2020年12月17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亿美元罚款就造假案达成和解。瑞幸咖啡发布声明称,已经与SEC就部分前员工涉嫌财务造假案件达成和解。SEC将向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提交拟议和解协议。

从郭谨一的履历来看,除了钱治亚外,他是明面上陆正耀曾经的“左膀右臂”,但此次却遭到“逼宫”,或许双方已经撕破脸皮。瑞幸咖啡在造假丑闻后,虽然从纳斯达克退市,但并未消失在市场上,门店运营也相对正常。从联合清算人的报告中得知,在郭谨一的领导下,瑞幸咖啡并没有摇摇欲坠,他是否真如举报信中说的那样“能力不够”,还要等到瑞幸咖啡自查结果的发布才可知晓。

来源:新京报  作者:王子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