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会展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18789003745

2020年全球转基因作物行业观察

时间:2021-02-26 16:08 阅读:659

   维护粮食安全一直是各国政府重点关注的问题,2020年持续的冠状病毒(COVID-19)全球大流行更是提高了公众对于粮食问题的关注。转基因技术作为近代采用最快的作物技术,在这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根据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的最新报告,全球转基因农作物的面积已从1996年的170万公顷增加到2019年的1.904亿公顷,增长了约112倍。在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的24年间,全球累计种植超过27亿公顷。根据ISAAA的报告,从1996-2018年,转基因技术累计提高全球农作物生产力达8.22亿吨,节省了2.31亿公顷的土地。截止至2019年年底,全球共有71个国家(欧盟26个国家统计为1个)发布了有关转基因或生物技术的法规批准,这些批准的作物既可以食用、饲用或加工,也可以用于商业种植。

 

  2020年,全球范围内共有44项关于转基因作物的批准,涉及12个国家,33个品种,有8个新的转基因作物品种获得批准(详情见表1),包括玉米(3种),油菜(2种),小麦(1种),大豆(1种)和马铃薯(1种)。虽然近几年来批准总数和品种数等持续下滑,但相比2019年,2020年总体还是保持相对稳定的进展。下文中,AgroPages世界农化网将就以下2个方面对2020年全球范围内的转基因发展状况做一个简要的解读:1)疫情下全球转基因作物商业化进展;2)转基因主粮的商业化之路。

 

  疫情下全球转基因作物商业化进展

 

  尽管受疫情影响,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的进程在部分国家受到影响,但是全球范围内进展依然保持相对稳定,有些地区考虑到粮食安全的问题甚至加快了商业化的进程。

 

  在肯尼亚、加纳和尼日利亚等发展中国家,因为COVID-19大流行,有些重新安排了批准的时间表,有些则无法将批准的转基因种子及时送到农民手中。肯尼亚植物育种学家Murenga Mwimali博士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肯尼亚原计划在6个地点开展转基因玉米国家品种试验审定(national performance trials),但是随着COVID-19大流行和相关封锁措施的出现,所有相关的活动都被停止了。”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加纳和布基纳法索,因为疫情的关系,政府暂停了抗虫豇豆的审批。在尼日利亚,尽管政府已经于2019年批准商业化Bt棉和抗虫豇豆,种子的繁育也一直在进行,但是COVID-19减慢了流通进程,很多农民无法及时获得种子。

 

  虽然COVID-19总体上对这些国家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起到了负面的影响,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一些积极的方面。全球流行病使人们认识到每个国家都需要在本土生产种子和其他农业投入品,这很可能会鼓励公众接受能够帮助农民提高生产力的生物技术。加纳科学与工业研究委员会(Council for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CSIR)前总干事沃尔特阿尔哈桑(Walter Alhassan)教授认为“COVID-19将使我们更关注国内,并开发出满足我们需求的生物技术。”

 

  与非洲国家减缓了批准进程相比,某些南美国家情况恰恰相反。玻利维亚临时总统让娜阿涅兹(JeanineAñez)在5月份发布了一项最高法令,授权国家生物安全委员会加快对玉米、甘蔗、棉花、小麦和大豆这五种作物转基因事件的评估。该法令旨在为农民提供先进的生物技术,以确保持续的粮食生产并实现粮食安全,特别是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

 

  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尽管由于COVID-19大流行推迟了相关食品法规的修订,但是两国仍积极寻求扩大该地区接受的转基因食品的范围。2020年,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局(FSANZ)最终批准通过了巴斯夫最新的GMB151转基因大豆,孟山都最新的MON87429转基因玉米以及J.R. Simplot 最新的Innate® Invigorate Snowden 转基因马铃薯,这三个产品均为2020年全球范围内首次获得批准的转基因新品种。(具体性状见表1)

 

  此外,美国在2020年5月的《联邦公报》(Federal Register)上发布新政策。新政策将使某些基因编辑植物免于政府监督,并要求自动批准已建立的转基因作物种类的变异,以简化其进入市场的道路。根据该规则建立的新流程有望降低新植物品种开发的监管成本和时间表。

 

  转基因主粮的商业化之路

 

  2020年10月7日,阿根廷农业部发布声明,批准Bioceres Crop Solutions的转基因小麦(事件:HB4)可以食用或加工,并进行商业化种植。阿根廷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小麦生产国,也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在小麦上采用HB4耐旱技术的国家。根据Bioceres 的介绍,HB4性状能够使小麦单产提高20%,该性状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用于小麦和大豆的抗旱技术。尽管HB4小麦在阿根廷获得批准,但其商业化仍取决于巴西以及全球其他国家对该产品的进口许可。阿根廷2019年出口1130万吨小麦,其中超过45%输往巴西。

 

  小麦和水稻是全球种植和消费量第二和第三大的谷物,但是这两个主粮的转基因商业化一直以来困难重重,大多数市场对转基因小麦和转基因水稻表现出极大的抵制。因为市场抵制,不足以收回研发成本,孟山都也因此在2004年中止了耐除草剂转基因小麦的开发。此后因为在美国俄勒冈州、华盛顿州和加拿大艾伯塔省发现该转基因小麦导致日本和韩国一度暂停从这些地区进口小麦。

 

  此外在1990年代中期,AgroEvo(现在是拜耳公司的一部分)开发了一种转基因水稻,名为Liberty link(LL601),可耐受草铵膦。该品种当时已经获得了美国农业部和美国食品和药物监管局的批准,但是在2001年最终暂停商业化。2006年,因为在出口至欧洲的大米中检出LL601,因此破坏了美国大米出口市场。该事件导致拜耳在2011年赔偿美国水稻种植户7.5亿美元最终和解。

 

  另外需要特别提及的是转基因黄金大米的推广。1992年,Ingo Potrykus和Peter Beyer两位科学家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瑞士政府和欧盟等机构的资助下,经过7年多的尝试,成功开发出含有胡萝卜素的转基因大米。但是截至目前,根据ISAAA数据库的数据,由国际水稻研究所(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研发的最新一代黄金大米(事件:GR2E)尽管获得了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以及菲律宾监管机构的批准用于食用和饲用或加工,但是暂时还没有国家批准种植该黄金大米。目前,孟加拉国被认为是有可能第一个种植黄金大米的国家,但是因为COVID-19的影响,这一进程可能会往后延期。

 

  综合来说,目前各大生物技术公司更多的还是将注意力集中在用于动物饲料、纤维和用于加工的商品作物领域,因为这给农民、消费者以及环境带来了非常大的好处,同时消费者的接受程度较高。而作为广泛食用的粮食作物,特别是水稻和小麦,因为种种原因一直难以更近一步。但是随着像HB4转基因小麦和新一代黄金大米这类产品的出现,相信会给转基因主粮的商业化带来一线曙光。

农化

来源:世界农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