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18789003745

上蔬永辉折戟,生鲜风口下为何变败局?

时间:2020-12-15 10:31 阅读:751

成立于2014年的上蔬永辉近日申请破产清算,获得法院受理。截至2020年10月31日,上蔬永辉负债总计8.59亿元。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实际上,上蔬永辉已进行到C轮融资,并且从2018年开始对菜市场业态升级改造。

本想在生鲜领域破局,最终却变成了败局。上蔬永辉解释申请破产清算的原因时称,一方面是外部竞争激烈,让公司经营遇到严重挑战,另一方面是今年受疫情和资本市场波动影响,未寻找到新投资者。

在北京财贸管理干部学院研究员、中国商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赖阳看来,上蔬永辉在改造后其管理机制、运营模式的效率和获利能力都存在问题,“生鲜的竞争核心,考验的是企业采购、营销、运营等一系列的管理机制,能以最低价拿到最优产品,并且以最低损耗率实现商品价值,这是竞争力持续的根本。做不到这些,必然会垮掉。”

申请破产前已负债超8亿元

12月8日,永辉超市发布公告显示,其参股公司上蔬永辉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并已获法院裁定受理。截至2020年10月31日,上蔬永辉账面资产总计7.33亿元,负债总计8.59亿元,所有者权益-1.26亿元。

公告还显示,该公司因拖欠供应商货款引发多起诉讼,其中已判决或调解的供应商诉讼31起,涉及诉讼标的总计2844万元;未结诉讼36起,涉及标的金额3946万元;涉强制执行案件8起。天眼查显示,今年10月,因买卖合同纠纷,上蔬永辉公司及企业法人黄林平被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费。该公司已被列入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从今年10月10日至11月16日,该公司有5条被失信被执行人信息。

实际上,作为以“农超对接”为特色的生鲜超市品牌,上蔬永辉拥有很好的基因。官网介绍,该公司于2013年12月20日成立,由上海国盛集团、上海蔬菜集团、鼎晖投资、摩根士丹利和上海芳兰资本共同出资,建设和运营“升级版中心菜场”。另据天眼查股权结构图显示,上海上蔬农副产品有限公司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9.29%,永辉超市持股32.14%。而上海上蔬农副产品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国盛集团投资有限公司,由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00%控股。

拓店步伐停滞,寻找新投资无门

官网显示,截至今年12月9日,上蔬永辉在上海市范围内有32家经营网点,目前仍开门营业的有24家。而据媒体此前报道,截至2019年4月,上蔬永辉在上海经营33家生鲜超市(网点)。对比两个数据不难发现,一年半的时间里,上蔬永辉拓店的步伐几乎停滞。

与此同时,其融资也无新的记录。据天眼查APP显示,2014年12月至2017年9月,上蔬永辉共有3次融资历程,其中,A轮融资显示数千万,投资方包括鼎晖投资;2015年12月,获得B轮融资3亿元,投资方包括鼎晖投资、摩根士丹利;2017年9月的C轮融资并未公开透露金额,仅显示投资方为永辉超市,这也是公开记录的最后一轮投资。

今年12月9日,上蔬永辉官网发布了《关于公司破产清算的公告》,公告中解释称,因零售行业市场激烈竞争、线上网购消费模式的线下实体店的冲击等影响,公司经营遇到严重挑战。今年来,受新冠疫情和资本市场波动等影响,公司希望寻找到新投资者的努力屡屡受挫。

图/上蔬永辉官网截图


而受其破产影响,参股方永辉超市所受的影响也备受关注。对此,永辉超市表示,截至2019年底,永辉超市对上蔬永辉的长期股权投资账面净值为0元,除上述投资外,截至公告日,上蔬永辉及其子公司尚欠251.22万元款项未结清,该款项预计在上蔬永辉破产清算后收回的可能性极小,公司将对该款项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管理机制、运营模式影响获利能力

2018年,拿到融资的上蔬永辉加速改造步伐。据上蔬永辉官网所说,其目标是要做上海菜市场升级改造2.0版“中心菜场”的创新先行者。媒体此前曾报道,上蔬永辉相关负责人在2019年透露,升级改造的内容既有对菜市场的硬件以及商贩摊位进行翻新改造,还会引入早餐、咖啡、面包店等小店,同时在菜市场内开设一家自营标准超市,经营面积为500平方米-1000平方米,其中生鲜面积约200平方米-500平方米。

截至2019年4月,上蔬永辉完成了5家菜市场的升级改造,相关负责人称要在当年以8-10家的速度继续改造,预计5-8年后可达到200-300家菜市场的布局。然而一年半年后,它却迎来了破产清算。

对于上蔬永辉在改造转型过程中折戟的原因,业内认为原因之一是定位不清。上蔬永辉旗下主要有两类门店品牌,分别是走精品路线的LAFIE和菜场路线的Fmart,但业内认为它们“很难看出有什么区别,反而会把消费者搞糊涂”。

上图:上蔬永辉Fmart(上海经纬汇店)下图:LAFIE生鲜集市(上海普陀行政服务中心店) 

图片来源/大众点评APP、上蔬永辉官网截图 

在赖阳看来,上蔬永辉不是败给了升级改造本身,而是改造后的管理机制、运营模式的效率和获利能力不行。“生鲜运营对运营效率和成本收益控制有很高的要求,生鲜主要靠薄利多销,如果损耗率过高,或者存在采购价格不合理等问题,盈利就很困难。”他表示,“社区菜场的改造要在采购端、管理端、销售端做出全链条的细致规划,整个运营模式都要从消费者角度出发,同时要考虑升级之后的坪效收益能否有效支撑商户租金,给商户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上蔬永辉并非今年倒下的第一家生鲜超市。就在不久前,昔日独角兽易果生鲜也宣布破产重组。疫情之后,生鲜成为资本巨头争抢的风口,尤其社区团购,阿里、腾讯、京东、美团、拼多多等一众互联网巨头相继在这一领域发力。面对愈加激烈的竞争环境,赖阳表示,生鲜企业还是要从效率与效益这一根本问题下工夫,以最优的管理链条实现最低损耗,“这是竞争力持续的根本,做不到这些,必然会垮掉。”

来源:新京报  作者:秦胜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