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18789003745

秋林集团:多元化梦碎,债务缠身终致退市

时间:2021-04-01 17:21 阅读:778

正副董事长失踪、黄金业务停滞、债券接连违约......曾凭借食品和百货成为哈尔滨名片的百年老字号企业秋林集团最终没有撑过2021年的春天。

2021年3月,在股票被暂停上市后,最新披露的2020年净利润、期末净资产依旧为负值,且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上交所决定终止*ST秋林股票上市,退市整理期为3月19日至4月30日。

在业内人士看来,百年秋林的黯然退场是在其食品、百货表现平平的基础上,长期内控混乱、盲目多元化、黄金业务大爆雷导致的经营危机,最终从巅峰跌落。

官网截图

曾为哈尔滨名片

2021年3月30日,秋林集团发布公告称,秋林集团股票交易于2021年3月29日、2021年3月30日连续2个交易日内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0%,触及上交所规定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形,当日收盘报价0.5元/股。消息面上,3月11日,秋林集团收到上交所决定,被终止上市,并于3月19日进入为期30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如不考虑全天停牌因素,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21年4月30日。

秋林集团至今已有百年历史。1867年,由俄国人伊万·雅阔列维奇·秋林在俄国创建秋林公司,1917年迁至哈尔滨。战火纷飞的年代,秋林公司几经易主,1937年至1945年先后经手英国、日本、前苏联,最终在1953年10月被有偿移交给中国政府。1992年3月5日,全民所有制的秋林公司改组为股份有限公司,并在1996年以“秋林股份”为证券简称上市上交所主板。1998年,秋林以哈尔滨秋林股份有限公司为母公司组建哈尔滨秋林集团,证券简称由“秋林股份”变更为“秋林集团”。

“百年秋林经营成这样,不是一朝一夕的问题。”对于秋林的退市,投资者张先生只觉得一言难尽。曾经,“提到哈尔滨特产,大家就会想到大列巴、红肠,而这些食品最具代表性的品牌,一定是秋林。”哈尔滨消费者王先生回忆,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秋林集团的食品和百货业务风光无限,“秋林就是哈尔滨的一张名片,大家逛街、买特产都去秋林,如果说道里区的购物中心是中央大街,那南岗区一定是秋林。”

目前,秋林集团在哈尔滨有秋林公司、秋林国际购物中心2处知名百货店,仅一街之隔,但王先生说,无论哪家,自己和朋友都很少去了,“一方面是现在的购物方式和选择变多了。另一方面,秋林的布局、专柜都不如新兴的百货商场新。”在很多哈尔滨人看来,秋林百货业务的式微是因20世纪90年代后,远大、松雷等百货商场在附近竣工,秋林的客流量被逐渐分散。

步入21世纪,秋林集团的管理还出现了人浮于事的弊病。当时有媒体指出,2002年至2004年,秋林集团拥有总经理、副总、享受副经理待遇的经理助理等19个“老总”,同类型的上市公司上海华联商厦“老总”人数为10人,远大、松雷“老总”仅有四五个。

2001年-2003年,秋林净利润先后亏损5180.2万元、1.4亿元、1.59亿元。连亏3年之际,哈尔滨的“国企改制”为秋林带来新转机。2004年,黑龙江奔马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奔马集团”)以1.14亿元受让哈尔滨市国资委所持秋林集团5991.37万股国有股权,占秋林集团总股本24.6%,成为秋林集团原第一大股东。2004年-2007年,秋林商业、秋林工业相继由国企改制为民营企业,其中,商业部分为上市公司秋林集团;工业部分是哈尔滨秋林糖果厂;食品部分是秋林食品。

股份转让带来的红利仅让秋林集团在2004年短暂地扭亏为盈,2005年-2006年,秋林集团相继亏损7034.2万元、6725.27万元,此后2007年至2009年利润分别为352.02万元、1647.63万元、488.5万元,也并不亮眼。2012年3月,秋林集团出资4948万元收购秋林食品100%股权、新天地秋林食品100%股权,回到百货、食品双向并行阶段。

共用“秋林”名称引发消费者混淆

目前在食品业务上,秋林集团旗下拥有企业秋林食品,秋林糖果厂旗下拥有企业秋林里道斯食品、秋林饮料科技等。因上述企业生产的产品标注中均含有“秋林”字样,常常引起大众混淆。2021年3月,在秋林集团宣布被上交所终止上市后不久,秋林糖果厂旗下公司秋林里道斯发布声明,澄清秋林里道斯红肠、秋林格瓦斯饮料与秋林集团并无关联。

哈尔滨消费者范女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一些老哈尔滨人都知道,最开始在秋林食品专营店、秋林里道斯专营店都能买到大列巴面包和红肠。两者分家后,有一段时间,秋林里道斯专营店只能买到“秋林里道斯红肠”,秋林食品专营店只能买到“秋林大列巴面包”。再后来,秋林食品专营店也卖红肠了,但名字却叫“伊雅秋林红肠”。“当时很多消费者弄不清秋林里道斯和伊雅秋林红肠谁是真“秋林”,还上过电视新闻,其实都是真的。不过现在很多哈尔滨年轻人也不了解它们的区别,外地人更不清楚。”

“伊雅秋林红肠”和 “秋林里道斯红肠”对比。

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品牌名称类似其实分多种原因,“秋林”们的相似性并不是因为互相仿冒,而是企业改制等历史原因造成的。作为历史上著名的老字号商标,秋林品牌在消费者心中具有良好的历史形象和地位。而当秋林集团、秋林糖果厂分开后,各自旗下的食品企业都发展较好,所以谁也不愿意放弃“秋林”二字,就出现了共享名称的情况。

“这类情况在全国老字号中非常多,比如北京盛锡福和天津盛锡福,北京亨得利、上海亨得利和全国很多地方的‘亨得利’,相互之间都没有直接的产权联系。”赖阳指出,这种情况下,一些老字号会采用权宜之计来解决,像一些不同地区的“亨得利”就选择成立类似协会性质的机构,共同持有商标发展。但像秋林等在同一地区经营的品牌分家后,难免会在实际经营中发生业务、产品结构的相互交叉,不适用前述情况,“消费者很难厘清企业间的历史关系,就会产生混淆。”

赖阳表示,如果想要增强产品的辨识度,相关企业可以考虑发展第二品牌、第三品牌,待壮大后再代替当前品牌,避免重合。但这也是企业间常见的另一个争议点——“凭什么是我放弃,而不是别人放弃”,此类历史遗留问题往往难以解决。

显然,在“秋林”名称使用上,秋林集团和秋林糖果厂都没有选择放弃。2021年3月,在天猫平台上,新京报记者从秋林集团旗下“哈尔滨秋林食品专营店”可看到,有“伊雅老秋林公司食品红肠”、“大列巴黑格瓦斯饮料”等产品在售,而在秋林糖果厂旗下“秋林里道斯旗舰店”、“秋林旗舰店”则可看到“秋林里道斯红肠”、“秋林格瓦斯饮料”等产品。同时,在相关销售页面,仍有消费者在咨询二者的差异与区别。

秋林集团和秋林糖果厂旗下板块均有红肠、格瓦斯饮料售卖。

谋多元发展引“金”入室

百货业务走下神坛、食品业务需与秋林糖果厂共享“秋林”之名,主力业务难有突破之际,秋林开始寻求其他业务带来增长点。

2010年11月,奔马集团与黑龙江奔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奔马投资”)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奔马集团将所持近5991.37万股秋林集团股份转让给奔马投资,奔马投资成为秋林集团的第一大股东、相对控股股东。颐和黄金持有奔马投资70%股权,为奔马投资控股股东。平贵杰为颐和黄金第一大股东、秋林集团潜在实际控制人。

根据秋林集团当时发布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本次转让是由于秋林集团“现有资产质量不高、盈利能力不强,致使企业竞争力较弱”,减持目的是奔马投资成为第一大股东后,推进秋林集团实施股权分置改革方案。2010年11月,秋林集团股权分置改革说明书显示,颐和黄金将在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实施完成之日起12个月内提出向秋林集团注入颐和黄金的优质黄金珠宝设计、生产、批发、零售业务,以保证秋林集团的持续发展和利润增长。

2011年1月起,秋林集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然而不到一个月,由于颐和黄金的黄金珠宝业务整合工作尚未结束,不能如期启动资产重组,该项重组被终止。2011年半年报,秋林集团营收列表中首次出现黄金业务。2012年2月,颐和黄金依据承诺向秋林集团支付2000万元现金,并表示未来将全力推动资产整合工作,在适当的时期启动资产重组。

2014年,秋林发布预案,拟向颐和黄金旗下的天津嘉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颐实业”)购买深圳金桔莱黄金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金桔莱”)100%股权,2015年10月,该笔股权收购以13.58亿元成交。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交易使得深圳金桔莱“借壳上市”成功。

因嘉颐实业为颐和黄金的全资子公司,颐和黄金为秋林集团的控股股东,嘉颐实业与秋林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平贵杰。收购完成后,嘉颐实业成为秋林集团第一大股东。秋林的“黄金时代”正式开启。2015年起,黄金首饰批发业务成为秋林集团细分行业中的营收第一,丰厚的黄金红利促使秋林集团2015年-2017年分别实现净利润2.34亿元、2.05亿元、1.6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金桔莱成立于2009年,2011年被颐和黄金孙公司和谐天下收购。2014年5月,颐和黄金子公司嘉颐实业成立,1个月后,嘉颐实业便以10亿元价格收购深圳金桔莱,同年9月又将深圳金桔莱出售给秋林集团。最终,与秋林集团的交易使得成立1年左右的嘉颐实业短时间内获得超过3亿元现金流。

有业内人士指出,深圳金桔莱财务数据也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存在明显差异。2012年和2013年,深圳金桔莱收入同比增长425.53%、104.52%,净利润同比增长204.4%、17.46%。但实际上,2012年以来,因消费疲软、贵金属价格大幅震荡,珠宝行业经营受到较大冲击,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老凤祥、明牌珠宝、金叶珠宝2012年收入增速分别为20.95%、13.04%、155.18%,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6.90%、-70.57%、-67.53%,2013年收入增速分别为29.08%、28.57%、37.41%。虽然净利、营收增速远高于同行业,但深圳金桔莱的2012年、2013年的ROE(净利润/当期期末净资产)却只有6%左右,大幅低于老凤祥等20%左右的同行水平。

对于秋林集团引入黄金的多元发展道路,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多元发展要看是否符合上市公司的能力和条件,并非把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业务都放在一起就能多元化。这样的“多元化”是为了规避监管对资产重组的一种说辞,且风险极高。从后果来看,注入黄金珠宝资产给秋林集团上市公司造成很大损失。

黄金梦碎致债务缠身

受部分黄金业务影响,秋林集团2015-2016年内控审计报告先后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否定意见。2019年,秋林集团更是爆出震惊资本市场的“黄金大劫案”。

2019年2月13日,秋林集团公告称,嘉颐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颐和黄金、奔马投资所持秋林集团股份均被公安机关冻结。2月15日,秋林集团公告称,无法与秋林集团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取得联系。2月28日,秋林集团陷入“萝卜章”悬案,发现自身2017年曾为滨奥航空一笔5亿元信托贷款出具《担保函》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但公司未有加盖公章记录。

随后,秋林集团2018年业绩公告出现大变脸。2019年1月31日,秋林集团曾在业绩预告中表示,预计2018年净利润同比减少约47%到56%,但在同年4月25日,秋林集团发布更正公告称,2018年净利润预计亏损39亿元至43亿元,同比减少约2544%到2788%,原因为黄金事业部下辖公司经营状态基本停滞,对部分其他应收款及预付款全额计提资产减值损失,以及确认置出资产的资产减值损失。

最终年报显示,2018年,秋林集团实现净利润-41.31亿元,同比下降-2625.23%。李亚、李建新直接分管的黄金板块出现存货及大量应收款无法核实。因账款不实、黄金存货“丢失”等问题,秋林集团在当年共计提了36.95亿元的坏账损失。有人按当时金价换算,上述金额大约等同于10吨黄金。

对于此份年报,全体董监高称,因正副董事长失联,黄金业务板块巨额应收账款、存货以及关联方、关联关系和资金占用等情况的核查尚未结束,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无法保证年报内容真实、准确和完整。2019年10月10日,在年报问询函回复及修订后的2018年年报中,秋林集团全体董监高依旧表示对此无法保证。

与此同时,为突破收益局限,2019年9月,秋林集团曾计划与北大仓合作,向后者出租五栋房产,该合作随即收到上交所问询。正是在这次问询下,秋林集团前往哈尔滨市不动产登记交易档案中心查询时才发现,秋林集团主要的4处房产已被查封,但查封原因秋林集团并不知晓。

2019年3月17日,秋林集团披露,自身因与天津市隆泰冷暖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的(简称“隆泰冷暖”)保理合同纠纷被华夏银行天津分行起诉,但秋林集团未曾审议或决策过与隆泰冷暖相关保理业务或担保事项。由此,还牵出了秋林集团与华夏银行募集资金专户资金违法划转的纠纷。

2018年,秋林集团在华夏银行天津分行设立募集资金专户“18秋林01”,由华夏银行天津分行对其进行全程监管。但在2019年2月,秋林集团相关人员办理“18秋林01”募集资金的划款业务和账户明细查询业务时,华夏银行天津分行先后以客户经理不在场、系统故障、需验证公章真伪、质疑经办人身份等理由故意拖延、拒不配合,直到秋林集团拨打“110”报警后,才被告知华夏银行在未见到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及债券受托管理人万联证券的划款指令的情况下,将募集资金账户的资金划出。就此,秋林集团在2019年2月22日、2月27日、2月28日分别向中国银保监会天津分局进行投诉、向华夏银行总行监察室进行举报,并同时向公安部门报案。

秋林集团表示,上述事件导致秋林集团未能按时偿付“16秋林01”及“16秋林02”当期回售本金及应付利息,造成“16秋林01”和“16秋林02”违约。2019年11月27日,秋林集团表示,受正副董事长失联、黄金事业部经营停滞等因素影响,暂无法按时兑付“18秋林01”债券利息,构成实质违约。

诉讼处罚接连不断

黄金不翼而飞、正副董事长双双失联、巨额债券无力兑付,2019年、2020年,秋林集团接连亏损5.31亿元、5.8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214.63%、305.06%,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

2019年5月24日,中国证监会决定对秋林公司立案。目前,调查尚在进行中,秋林集团尚未收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同时,围绕多项信息披露、内部控制等问题,上交所在2020年3月对哈尔滨秋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时任董事长李亚、时任副董事长李建新等14位高管予以公开谴责,公开认定李亚、李建新10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监管部门处分秋林集团及有关责任人。

在高额负债压力下,2020年3月,秋林集团宣布,拟以债权人身份申请对子公司深圳市金桔莱、秋林(深圳)珠宝、秋林彩宝的破产清算。秋林集团指出,同时,3家子公司存在的历史遗留问题是秋林集团连续2年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的主要原因。目前,3家公司及其各自子公司共欠秋林集团约16亿元,且生产停工、销售停滞,员工几乎全部离职,企业严重资不抵债,已停业近1年,无法偿还到期债务、缺乏债务清偿能力。但据最新披露的2020年年报显示,目前深圳市公安局正在对该公司涉及的经济犯罪进行立案侦查,因此公司尚未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同时,2020年年报指出,因债务逾期、诉讼及执行案件的影响,秋林集团资产及持有的子公司股权和资产被查封和冻结,且目前涉及的诉讼较多,诉讼结果具有不确定性,如出现不利于公司的生效判决或公司资产被法院强制执行,有可能影响秋林集团的持续经营能力。

证券市场方面,因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期末净资产为负值,2018年、2019年财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2020年3月18日,秋林集团股票被暂停上市。2021年3月,因股票被暂停上市后,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财务会计报告净利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并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上交所决定终止*ST秋林股票上市,退市整理期为3月19日至4月30日,百年秋林在二级市场谢幕。

秋林集团退市整理期首日,围绕秋林集团退市是否会影响到旗下业务的正常经营、秋林后续将如何降低负债等问题,新京报记者依据秋林集团要求发送采访提纲,截至目前,暂未得到回应。新京报记者在微信及电商平台查询发现,截至3月28日,秋林食品旗下产品均处于正常售卖状态。

秋林食品电商平台等售卖目前正常。

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秋林集团作为多元发展引入的黄金,虽然对其短期业绩增长有帮助,但却削弱了其主营业务百货和食品,没有了立业之本,最终因此败北。与此同时,秋林进入黄金珠宝业务看似是业务转型之举,实际上更像是颐和黄金借壳上市,然后打包卷钱走人。秋林的退市根源在于自身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例如高管失联、财务造假等,最终导致其深陷经营危机,从巅峰坠入地狱。

同时,宋清辉认为,秋林的退市也对上市公司谋求多元化发展方面具有极大的警示意义。谋求多元化发展往往存在太多不确定的风险,进入关联度不高的行业,管理、人才、技术、知识等将成为企业发展的短板,实际经营的问题或会比预想的要多。对于一家试图谋求多元化发展的上市公司而言,在实际操作中要对选择的领域进行充分调研、反复论证,否则多元化有可能遭遇一系列挫折。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