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18789003745

莲花健康前实控人夏建统被批捕,玩垮“睿康系”3家上市公司

时间:2021-01-25 17:57 阅读:631

远程电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远程”)近日发布公告称,已从无锡公安机关获悉,莲花健康原实控人夏建统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批准逮捕。曾是资本市场“天才”的夏建统以及其一手创立的“睿康系”彻底坍塌。

作为“睿康系”创始人,夏建统的人生一路开挂,曾在3年内执掌莲花味精(现名“莲花健康”)、天夏智慧(又称“*ST天夏”)、远程电缆(又称“ST远程”)3家上市公司。但如今3家上市公司均“一地鸡毛”,*ST天夏已锁定退市;ST远程深陷违规担保及资金占用漩涡;而莲花健康则于2020年3月完成司法重整,目前仍存处于恢复中。

业内认为,“睿康系”的坍塌一方面是由于夏建统不踏实的资本运作导致上市公司主业根基垮塌、失去发展机遇;另一方面资本市场宏观情况的变化也导致整个“睿康系”崩盘。

“老赖”夏建统被批捕

1月19日,ST远程发布公告称,2020年2月27日,ST远程就公司原董事长夏建军、原实际控制人夏建统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向无锡公安机关报案。近日,公司自无锡公安机关获悉,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夏建统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批准逮捕。

据了解,2016年10月,夏建统入主远程电缆,成为控股股东,由其兄夏建军担任董事长,并将公司更名为睿康文远电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睿康股份”)。后夏建统于2018年3月退出,让出控制权;2019年年初,远程电缆脱离睿康系,再次更名为 “远程电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简称“远程电缆”或“ST远程”)。在夏建统“掌舵”的一年多时间,公司业绩下滑、经营困难,还留下了大量的违规担保及资金占用难题,使公司陷入困境。

实际上,夏建统被逮捕已早有征兆。2019年10月17日,北京三中院曾悬赏30万元寻找被执行人夏建统,当时报道称其已欠款1.4亿元。次日,夏建统在微博“现身”,称涉案投资是“投了一个不能提供我们正常经营业绩报表的公司逼我回购”。10月19日,夏建统又在推特表示,自己并没有躲起来,相关索赔是虚假的,将采取法律行动。

此外,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有履行能力却拒不履行确定义务,夏建统先后于2019年2月和5月被北京三中院和杭州中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老赖”)。2020年1月24日,新京报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涉及夏建统的终本案件共13起,执行标的总金额为23.26亿元,而夏建统均未履行。

曾控股3家上市公司

夏建统曾被称作“天才”,其早期履历堪称完美。公开报道显示,夏建统24岁成为哈佛历史上最年轻的设计学博士。1999年,夏建统跟随导师卡尔受邀参加杭州西湖申报世界遗产规划项目;2000年前后,夏建统回国在杭州成立艾斯狐设计机构以及天夏集团;2009年,他入选国家级人才计划,成为国内信息工程领域的顶尖人才。

设计学出身的夏建统没有从事专业领域的工作,而是进入了资本市场。资料显示,从2014年到2016年期间,夏建统创立的“睿康系”陆续入股莲花味精、天夏智慧、远程电缆3家A股上市公司,还斥资6000万英镑收购英格兰老牌足球俱乐部阿拉顿维,一时风光无限。

在2014年12月,夏建统通过旗下公司睿康投资受让天安科技持有的莲花味精10.36%股份,成为莲花味精第二大股东。并借助与天安科技、上海颢曦投资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一举拿下莲花味精的控股权。2016年年初,莲花味精更名为莲花健康。

2015年1月,夏建统又瞄准了“中国日化第一股”索芙特。通过将旗下天夏科技100%股权高溢价置入索芙特,并参与其定增方案,后续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2016年5月,索芙特正式更名为天夏智慧。

随着2016年10月,夏建统控股远程电缆,并将其更名为睿康股份,夏建统资本市场的“睿康系”正式形成,3年内控股3家上市公司也一度被视作资本市场的“神话”。

“睿康系”坍塌

但这样的风光并没有持续多久,“睿康系”3家上市公司的状况均“一地鸡毛”。

其中,调味品上市公司莲花健康便是典型。自2014年“睿康系”入主以来,在夏建统的治理之下,莲花健康业绩并未见起色。终于在2018年7月,夏建统卸任莲花健康董事长,黯然离场。而莲花健康则在连续两年亏损后,于2019年4月29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2019年12月,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批准莲花健康的重整计划,莲花健康进入重整计划执行阶段。2020年3月,莲花健康完成司法重整,2020年4月初,退市风险警示被撤销,2020年9月,莲花健康启动12亿元定增项目,目前已获证监会核准。

除莲花健康外,“睿康系”旗下其他上市公司同样危机四伏。2018年,*ST天夏旗下企业天夏科技净利润暴跌50%,计提超1亿元商誉减值;2019年,*ST天夏业绩持续下滑,归母净利润巨亏50亿元;2020年,*ST天夏业务基本停滞,在2020年12月16日-2021年1月13日期间,*ST天夏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1元,退市已成定局。

至于远程电缆,自2016年夏建统入主以后,3年里远程电缆净利润连续下滑,并在2018年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2018年9月,因夏建军违规使用公章侵占资金、公司内控存在漏洞、内幕知情人管理存在问题等情况,远程电缆收到深交所监管函。

2019年年初,经股份转让,远程电缆脱离睿康系。但远程电缆的困扰并未因换了新东家而停止,因睿康系遗留的违规担保等问题,远程电缆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并于2019年9月18日至10月19日期间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此外,夏建统2016年斥资6000万英镑收购阿斯顿维拉足球俱乐部也出了问题。2019年,俱乐部冲击英超成功,而夏建统因无力支付3000万英镑收购款项,无奈出让其在俱乐部的股份。

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看来,“睿康系”的逐步瓦解是由夏建统的经营理念和市场的多方因素叠加所致。一方面是由于其不踏实的运作导致上市公司主业根基垮塌、失去发展机遇;另一方面由于市场宏观情况变化对资本市场的限制同样影响了睿康系的发展,导致整个“睿康系”崩盘。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夏建统的资本操作叫做诈骗也好,或者说是在金融方面的倒来倒去也好,随着整个商业环境的变化,他的资本游戏也就玩不转了,这也是整个“睿康系”体系走进死胡同的一个核心原因。

来源:新京报  作者: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