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18789003745

营养干预能为大脑撑起一把"保护伞"吗

时间:2020-11-18 10:43 阅读:600

本报记者  刘艳芳  王京臣

  一位患有阿尔兹海默症(AD)的艺术家,慢慢忘记了身边的事物,忘记胡椒粉是什么样,忘记岳母早已去世,忘记如何吃香蕉;再后来,镜子中的自己以及深爱的妻子,都成了他眼中的陌生人;直到有一天,他的意识变成了一片空白……

  AD是目前患病率最高的一种老年痴呆,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提名短片《勿忘我》,为人们真实地描述了老年痴呆患者的世界,以直观的方式将病症的发展过程展现出来:记忆随着时间持续消散,变化悄无声息,令人绝望。

  AD如此凶狠无情,且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发病率日益攀升,兼之临床治疗效果很有限,目前医疗保健系统正在向预防性生活方式干预方法转移,营养的重要性也日益得到认可。

  日前在西安召开的达能营养中心(中国)第二十三届学术研讨会,展示与探讨了营养干预与认知发展关系的最新研究热点和研究成果。中国工程院院士、达能营养中心科学委员会主席陈君石指出,膳食类型、膳食营养素和其他活性成分对人类生命的全周期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合理的营养提供对婴幼儿的智力发育至关重要,对老年人避免认知减退也是目前研究的热点。“本次学术年会分享了‘营养与认知’相关领域的研究成果和最新发现,有助于促进中国居民通过改善膳食营养,进一步提升认知健康,从而助力健康中国目标的实现。”

人口老龄化加剧,老年痴呆症成为全球重负

  认知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生理过程,涉及学习、记忆、语言、思维、精神、情感等一系列心理和社会行为。现代社会依赖于人脑认知功能的进步,今天的电脑、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一系列设备和技术,其发明和应用无一不是人脑认知功能高度发展的结果。但是,个体的认知功能存在增龄性减退,这与发际线后移同被归为老化的标志,而老去,无可逃避。

  “我现在特别健忘,是不是老年痴呆了?”人们常对老来多忘事感到懊恼与不安,其实,没有影响到生活能力和社会功能、正常老化出现的记忆力下降,与AD造成的认知减退并不是一回事。作为一种渐进性中枢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AD临床表现为记忆力进行性减退,并伴有不同程度的认知、语言和人格方面的异常症状;病理表现为脑萎缩,中枢神经区域神经元和神经突触明显减少或消失,并伴有大量神经纤维缠结(NFTs)和老年斑等特征性病理变化。神经细胞内tau蛋白形成NFTs,β-淀粉样蛋白(Aβ)大量沉积在海马区和皮质神经细胞内,形成以Aβ为核心的老年斑,并诱导神经元的凋亡。AD在全球老年人死因顺位中居第四位,严重威胁老年人的健康。

  “欧美国家的老年人,最不想得的病就是痴呆。”国家神经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北京天坛医院纪勇教授说,欧美国家的老年人在调查中表示,最担心“我控制不了我的将来”,哪怕腿脚有些残疾,但是痴呆不行,它让人生失控。

  “但愿我们永远都和这个病无缘……”一篇关于《勿忘我》的影评中这样叹息道,然而现实无情,流行病学研究显示,全球平均每3秒钟就新增一名痴呆患者,2010年全球有痴呆患者5000万,2030年将增至8200万,2050年将达到1.52亿(痴呆症包含AD、血管性痴呆症、路易体痴呆、额颞叶痴呆等多种类型,AD约占所有痴呆病例的60%—80%)。AD患病率的增加主要发生在低/中等收入国家。就我国而言,现在约有1000万AD患者,预计2050年将超过4000万。数据显示,中国60岁以上人群的AD患病率达到6.19%;而纪勇团队在全国14个省市所做的研究显示,每增加5岁,老年人群的痴呆患病率就会增加一倍。

  AD是影响健康老龄化的重要因素,《“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特别提出要“加强老年痴呆症的有效干预”。

  “AD现在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关键在于预防。”天津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系主任黄国伟说,AD经历了从正常、临床前期、轻度认知障碍(MCI)到轻度AD、中度AD,直至重度AD的临床发展过程。MCI是介于正常衰老和痴呆之间的一种认知功能损害状态,有轻度记忆或认知损害,但未达到痴呆的诊断标准。在MCI的早期进行干预,能够促进认知的好转,延缓认知的减退,降低痴呆的风险。

营养在延缓老年人认知衰退方面大有可为

  AD是一种多因素相关的疾病,包括营养、遗传和环境因素。体育锻炼、健康饮食模式、维生素C摄入,还有教育、认知刺激活动、社会活动,属于可调控的保护因素;吸烟、糖尿病、高血压、肥胖、心情紧张、脑部外伤、抑郁等是可调控的危险因素;年龄、性别、基因、家族史则是不可控制的危险因素。黄国伟介绍说,AD的一级预防,就是对可调控的因素进行干预。

  近10年的研究显示,膳食因素的干预和治疗可以改善各种AD相关的危险因素和症状。

  从膳食模式来说,目前认为地中海膳食模式、控制高血压膳食模式(DASH)和MIND膳食模式对于预防AD都有一定作用。地中海膳食提倡多摄入蔬菜、水果、五谷杂粮、豆类、坚果、橄榄油、鱼类和海产品,适度摄入家禽、鸡蛋、奶酪和酸奶,少吃甜食和红肉。DASH膳食的特征是低钠,有足量的青菜、适量的鱼和禽类。MIND这种新型饮食方案集合了前两者,其食谱中包含15种食物,分别是10种“健脑食物”——绿叶蔬菜、其他蔬菜、坚果、浆果、豆类、全谷类、鱼、家禽、橄榄油和葡萄酒,以及5种“不健康食物”——红肉、黄油和人造黄油、奶酪、糕点和甜食、油炸食品或者快餐。浆果类是MIND食谱中唯一的水果。MIND要求,一个人每天至少食用3份全谷物主食、一份沙拉和除此之外的另一种蔬菜,此外还要搭配一杯红酒。以坚果为零食,每隔一天左右吃一次豆类,每周至少食用两次禽肉和浆果类水果以及每周至少吃一次鱼。此外,必须限制被划为“不健康食物”的摄入量,尤其是黄油(每天少于1汤匙)、奶酪和油炸食品或快餐(三者中任意一种,每周最多食用一份)。人群研究显示,严格遵循MIND模式,患AD的风险降低了53%,不甚严格、仅一定程度参照这种模式,风险降低35%;严格遵循DASH模式,风险降低39%,一定程度参照DASH模式,风险降低2%;而严格遵循地中海模式,风险降低了54%,一定程度参照,风险降低19%。总体评价下来,MIND预防效果最好。

  从膳食营养素来讲,降低AD发生风险,主要是与甲基化循环相关的营养素,包括叶酸、维生素B12、维生素B6、S-腺苷甲硫氨酸(SAM),此外还有抗氧化物、n-3多不饱和脂肪酸等,但作用机制尚不明确。《阿尔茨海默病循证预防指南》就建议中老年人多摄入富含维生素C的食物如蔬菜水果等,积极补充维生素C,建议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患者应用维生素B和/或叶酸治疗,同时密切监测其认知功能状态。黄国伟团队开展的病例对照研究显示,使用叶酸、维生素B12和DHA有助于MCI患者改善认知功能,叶酸与维生素B12联合干预、叶酸与DHA联合干预分别优于单独的干预。

  来自达能荷兰乌得勒支研发中心的神经科学、肌肉和营养研究与创新总监阿迪·范·赫尔沃特副教授介绍了名为“Fortasyn Connect”的一种特定活性营养混合物对早期AD的干预效果。失去连接性和突触功能障碍是大脑衰老和AD早期的神经病理学过程的特征。突触丢失已被证明是记忆功能障碍最密切的病理相关,MCI患者中突触数量减少13%,AD患者当中减少得更多,达44%。因此,突触丧失和膜相关的病理学为干预AD和与年龄相关的认知能力下降提供了可行的目标。“Fortasyn Connect”可以提供突触形成和膜相关病理所需的关键营养物,过去几年,已经有多个多中心、多国家的随机双盲临床实验显示,“Fortasyn Connect”可以改善轻度AD患者的记忆功能。赫尔沃特说:“我们发现,越早干预,收益越大。”